现金网博彩游戏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对着镜头表演吃饭女儿的这份工作有前途吗?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8-06 02:16
+ . -

  要不是突然闯入女儿的生活,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——就像是她给我营造的假象,一个人在北京500强企业里打拼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会拿这件事引以为豪,甚至不经意间向身边人流露出我的得意。现在想起来,我真是丢人。

  她是两年前大学毕业的,我相信最开始她是有正经工作的。当时她刚从韩国交换回来,蹲在家里投简历。有一天她兴高采烈地跟我说,北京某某公司要了她,还跟我说这家企业可是500强。我对所谓的称号根本就不了解,就是被当时的气氛唬住了,一方面心疼女儿刚回来又要离开,一方面觉得这么好的机会,我可不能当绊脚石。

  正是抱着这种复杂心情,我送女儿去了北京。我陪了她几天,租了房子,收拾干净之后,我才回来的。当时她跟我说,一定珍惜这个机会好好发展,争取早日在北京买房子,接我们过去住。这话我其实就是听听而已,女儿从小到大,我们没有太多期待,只要健健康康,有份正经工作就满足了。

  前一阵五一假期,她回来也没提这事。我当时还问她工作进展如何,她一副神情轻松的样子,我记忆犹新。要不是这次我的高中同学心血来潮,非得结伴去北京旅游,我也没想过要突然袭击。

  当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我和同学直奔女儿租的房子。因为是工作日,我以为女儿肯定还在上班,就掏出来备用钥匙开门。没想到女儿在家,对着屏幕正在絮絮叨叨。开始她都没注意有人开门,还是我叫了她一声才反应过来。她显然完全没有准备,但是让我惊讶的是,她在家竟然还化了妆,穿着漂亮的连衣裙。

  我走到跟前,想问她在干什么,又发现屏幕前面放着碟子和碗,应该是刚吃一半的样子。我仔细一看,女儿吃得真是够奢侈的——手掌大的海虾一大盘,红彤彤的辣炒墨鱼一大盘,一个大碗里还扣着两个大肘子。我一开始还挺开心的,觉得自己虽然不在跟前照顾,女儿还挺懂疼自己的,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,这么大鱼大肉的吃,一不像女儿原来的饭量,二也不健康啊。

  我当时没发作,觉得同学还在跟前呢。晚上我们仨吃了点东西,本来我想一起回去的,看到女儿这么反常,就决定让同学先回来,我再住两天。女儿听我这么说,很不情愿的样子,但又拿我没辙。

  转天六点多,我就起来了,准备给女儿做早点。我以为她赖床到七点多也该起床了,要不上班会迟到。没想到快八点呢,还是叫不动她。我干脆把她拉起来,问她究竟怎么回事。女儿睡眼惺忪地跟我说,她上班时间都是中午开始,现在是休息时间。

  我直接问她,你是不是辞职了。女儿含糊了半天,还是承认了。说实话,这给我打击特别大——我反思过,究竟为什么会情绪激动。是因为女儿辞职这件事,还是因为她什么都瞒着我?当时我摆出来一副要谈判的架势,不把话说清楚我坚决不回去的决心。

  她说办公室人际关系太复杂,而且总在加班,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我说现在就业竞争压力这么大,这点辛苦别人能吃,你为什么吃不了呢。她嘟嘟囔囔地说,又不是在家呆着不工作,现在不也挺好吗?

  我气不打一处来。连续两天工作日,她都呆在家里,这算是什么工作?还跟我说中午才上班,这又算什么正经工作?看我马上又要发作的样子,女儿才跟我说实话——半年前就辞职了,这段时间一直在家做直播。

  听到她嘴里吐出这两个字,我脑海中一连串不好的联想,我以为她欠了款,或者受人教唆误入歧途,当时就想带着她回来,要么重新找工作,要么我就养着她,也不能让她就此堕落。

  阿德:你这么一说就顺理成章了,要不然这么多大鱼大肉呢。我看过吃播,觉得挺不可思议的——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吃这么多东西。

  当天中午,我被邀请在一旁观看。十一点左右,女儿订的餐陆续送到家了,真的是整整摆了一桌。我很诧异,为什么要点这么多东西,看着就铺张浪费而且吃不完。女儿说你就不懂了,现在吃播都流行这个,只有大鱼大肉才有关注度,别人才会觉得你是真的在吃,而且胃口好。

  十一点四十五分,女儿的直播正式开始了。镜头前她化着浓妆,穿着一身职业套装,开场白说今天是办公室白领主题,而且还邀请了神秘嘉宾助阵。我躲在一边,脸都快红了。女儿显然很有兴致的样子,一边对着镜头念念叨叨,一边开吃眼前的各种食物。看着她满嘴流油的样子,我竟然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  将近半个小时后,女儿终于快把眼前的大鱼大肉塞进了肚子里。前脚她刚说下线了,转头就奔去了卫生间。我隔着门问她怎么了,她说吃饭前喝了促进消化的药,现在起作用了。

  阿德:看来这工作也不容易,如果不是十足的大胃口,这种暴饮暴食的形式挺折磨人的。

  我觉得她疯了,干什么这么作践自己?明明平时就吃得不多,为什么还要挑战这种饭量?而且我最诧异的是,这种工作有什么含金量可言?我从小好好教育她,供她读书,还去国外转了一圈,怎么回来做了这样的行业?天天给别人表演吃饭,以后会有什么前途?

  我把这些困惑,一股脑儿跟女儿说了。她显然早有准备,说得头头是道。什么互联网行业现在最有发展,做直播最符合年轻人潮流,她在韩国就关注了很多吃播主播,现在人家已经成了业界翘楚,收入不菲等等,反正就是一句话,她觉得这个行业最适合她,而且以后有发展。

  我觉得女儿不是我眼里的乖小孩了。我以为她在韩国这一年当交换生,是真的学习到了有用的知识,没想到人家看了整整一年的吃播,现在还要进军这个行业。我以为她一个人在陌生城市里打拼很不容易,没想到人家直接辞职在家,天天对着屏幕表演吃饭。我不知道这样下去,她会不会和这个社会脱节,最担心的还是,这种暴饮暴食,会不会影响身体健康。

  我以前觉得我了解孩子,也没有要求过她什么,现在我觉得我内心深处,其实最在乎的还是她——尤其是当她不着调时,我比谁都着急。

  如果说两代人最大的代沟,应该就是前途这件事。虽然它看起来有点摸不着看不清,可几乎所有人,总愿意把它和自己牢牢捆绑——读书时,我们得到的教育是,考不到好学校,以后就没有前途了;工作后,我们对自己的内心设定自动升级为:找不到好工作,以后就没有前途了。

  前途就像是一辆高速列车,我们拼命地想尽早上车,又不想到站下车,失去了继续狂奔下去的外在动力。其实,我们也说不上来前途究竟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安全感,但眼下的一切似乎都那么实际:好学校、好工作、大房子……

  问题是,我们真的问过自己的内心,究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还是随波逐流般,生怕自己失去了能够搭同一车次的票根。事实上,虽然人生戏剧的演员,自己肯定会入选,但是主角还是配角却真不一定——只有自己成为自己人生剧本的第一编剧,只有自己成为自己人生戏剧的第一导演,才能确保自己主角的角色,才能确保自己人生戏剧的剧情性质。过有规划有设计的人生,有意识地自己掌控自己的前途命运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广州易采购五金建材行业销售专家 下一篇:找工作是去智联招聘、前程无忧还是 58 、赶集?


微信号

轻推